茗山自傳‧年譜》 摘錄之一        摘錄之二

《茗山自傳‧年譜》摘錄之一

《茗山自傳‧年譜》

一九四六年(三十三歲)

春,繼承潙仰宗法系,成爲太虛大師法孫,接任大潙山寺住持。

大師信云:「茗山法孫,潙山爲佑祖道揚,湘中首剎,其速努力恢復禪講之風。今爲汝起一法名善持,其善繼住持,以揚佛祖之道于無窮。」

(公云:在長沙籌備省佛教會時,潙山兩旁一再派人來固請。1946年農曆正月,即往寧鄉大潙山寺接任住持。該寺規模浩大,是湖南省首剎。在古代是潙仰宗祖師道場,近代是太虛大師宏法道場,內有禪堂,也有佛學院。大師命我振興潙山禪講之風,我到任後即恢復禪堂坐香,籌備佛學院開學,幷開期傳戒,打水陸。事畢後,仍回長沙上林寺辦理湖南省佛教會事宜。)

夏,湖南佛教會接到中國佛教會通知,召集全國各省佛教會務人員往焦山受訓。茗公因思念年高父母,乘機代表湖南參加「中國佛教會會務人員訓練班」回焦山,被委任訓育員。

(公云:日寇投降不久,國內百廢待舉,太虛大師當時是中國佛教會會長,考慮到中國佛教需要重新整頓,因而于 1946 年夏,在焦山舉辦「會務人員訓練班」。聘芝峰法師爲班主任,愧然爲教務主任,雪煩爲訓育主任,東初爲事務主任,震華、戴玉華等爲教師。學員來自全國各地,共約百餘人。我本來是來受訓的,而雪煩等法師叫我挂了個訓育員的名份。)

秋,接焦山曹洞宗法系,任焦山監院及焦山佛學院教務主任,兼《中流》月刊主編。

(公云:會務人員訓練班結束後,定慧寺住持雪煩法師準備退居,讓位東初法師上座。他們和智光老法師商選法系繼承人,用在韋馱菩薩前抽籤方法,抽出圓湛、戒證、茗山、介如四人。于 1946 年秋東老升座時,爲我們四人傳法授記,幷都請爲監院。四人分工是:圓湛爲大當家,總管寺務;戒證爲二當家,分管田租;茗山爲三當家,分管佛學院兼《中流》主編;介如爲四當家,分管江心洲。)

一九四七年(三十四歲)

春,茗公當選爲中國佛教會理事。

(公云:中國佛教會在南京毗盧寺召開全國佛教代表大會,湖南佛教會委托我參加。在會期同,章嘉活佛、李子寬居士當選爲正、副會長,雪嵩法師爲秘書長。我與趙朴初居士同時被選爲理事。)

太虛大師于是年農曆三月十七日圓寂,公往上海玉佛寺吊唁。四月寫《痛哭老人》悼念之。

秋,應雪煩法師之請,往常州清凉寺,參加十師輪講《仁王護國般若經》法會。

一九四八年(三十五歲)

茗公兼任焦山頭單知客,聖一法師由佛學院結業,出任糾察。

是年冬,時局不安,焦山佛學院因學僧自動散去而停辦,《中流》停刊。公受委托將焦山文物送往上海暫存,幷留三昧寺暫住。

一九八八年(七十五歲)

元月十五日,住入鎮江第二人民醫院治病,二月十六日(除夕)出院。

三月九日 ─ 十五日,焦山佛七,應邀講《佛說阿彌陀經》七天圓滿。

四月廿六日,于金山賓館迎候臺灣聖嚴法師至焦山,明惠法師率四衆弟子于山門迎接。聖嚴法師帶來東初老和尚舍利小銅塔移交茗公,委托在焦山造石塔供奉。(東初和尚是聖嚴法師的披剃師,又是茗公傳法師)故二師皆跪地交接,如法如儀供于法堂靈位前。

五月七日,在南通狼山廣教寺召開省佛協會議,討論「寺廟管理試行辦法」。

五月十一日,應德林和尚之邀,至揚州高旻寺醫務室治病幷療養。

五月廿日,福建莆田廣化寺毅然方丈親自往高旻寺,邀請公去福建療養,幷于當日同機去福建莆田。

二十二日,圓拙老法師特從泉州開元寺回莆田探望。

二十六日,圓老請老名醫張曉人爲茗公治腰。

一九八九年(七十六歲)

四月七日,臺灣慈光山人乘寺聖嚴法師率徒大舫、大正到焦山禮祖,陪同往東初法師塔瞻禮其剃度師。聖嚴談「在臺灣繼承東法師事業,提倡人乘佛教」等事。(主張社會佛教化,不是佛教社會化)。大舫、大正收集焦山資料幷錄像,十二日方離山。

四月廿一日,星雲大師到焦山訪問,四衆弟子列隊歡迎。公陪星雲到處參觀,回憶往事,共叙師生情(星雲在焦山佛學院求學時,公任教務主任)。

……

十月二日,臺灣成一法師率團來訪,奉智光老和尚衣鉢,委托茗公在焦山塔院造塔紀念。

一九九四年(八十一歲)

四月廿九日 ─ 六月廿一日,赴臺灣講經、傳戒及參訪。

廿九日,由南京乘機經香港轉機至臺北,淨良、寬裕,法成等諸法師及尼衆接至秀峰山彌勒內院。

卅日,參現彌勒內院。性海老師太來訪。

五月一日:參訪1.松山寺會見浩霖、靈根二師;2.善導寺會見妙然法師;3.華嚴蓮社會見成一法師;4.華藏佛教圖書館會見淨空法師。

二日,聖嚴法師在美國傳真今能長老,派都監果輝駕車接公往中華佛學研究所和農禪寺參訪,又往彌陀寺拜會臺北佛教會長淨良法師,往福山妙光寺會見性寬、聖海尼長老。

三日,在午齋時會見今能、浩霖、靈根、淨耀、心定、明光、聰慧、常能、性海、仁靜諸法師及兩位居士。

五日,寫聯、條幅、中堂作禮品。

六日,往南方竹林寺會佛聲、大智二師;往妙法寺會見戒德老法師。幷應妙通寺傳聞,傳敦齋請。

七日,與翻譯聰慧尼法師商量翻講事,晚淨壇。

八日 ─ 十三日,在臺灣彌勒內院起七,開講《彌勒上生經》六日。幷會見蓮懺尼師、基隆靈泉寺晴虛及新加坡演培二師;會見南投慈光寺大舫、慈日講堂如虛及了中法師;接待菲律賓與隱秀寺乘如法師及悟一、蓮航法師來訪等。

十四日,慈航老法師往生四十周年紀念會在彌勒內院舉行,到會有美國妙峰、菲律賓自立,臺灣淨心、戒德、靈根、真華、如悟、了中、浩霖等諸山長老。公代表大陸佛教界在會上發言。

十五日,應邀往圓光佛學院對學僧講「大陸佛教概况」。幷解答學僧提問。如同:「你和趙朴初對兩岸交往有何看法?」答:「我們都希望經常往來,密切交流。」

十六日,應邀往新竹福嚴精舍福嚴佛學院,會見院長真華、教務長慧天兩法師。

十七日,對福嚴佛學院學生講「解行幷進」和「福慧雙修」,下午往台中慈善寺會見惠定法師,幷在佛學院講堂講「勤修戒定慧、息滅貪嗔痴」。

往南投永光別苑拜見原武昌佛學院高級研究班導師印順法師(年已八十九歲),師生印證佛理,公贈聯一幅云:「印證佛心妙雲繚燒,順談中道花雨續紛。」印老說:「很確切。」夜宿永光別苑。

十八日,往靈岩寺拜會妙蓮和尚,對四衆講「淨土三福」。大舫法師接往慈光山人乘寺所屬各院參觀。

廿日,往日月潭玄奘寺參觀游覽,晚回文殊院講「悲智願行」,聽衆有百餘人。

廿一日,往高雄妙通寺傳戒。臺北縣中和市玉佛寺果如當家及高雄大覺寺住持、妙法寺當家聖岳法師來訪。

廿二日,得戒和尚戒德法師和教授寬裕法師到妙通寺,與住持傳聞及監院傳敦共同商議傳戒規範。公爲羯摩和尚。

廿三日,堂師迎請三師與衆新戒見面,幷上堂說法。

廿四日,晚應邀往玉佛寺講開示「深信因果」。

七月十二日,雪煩老法師往生,公以「治喪委員會」主任名義,主持追掉會。



(文獻摘錄自:江蘇省鎮江茗山法師生平事迹收集整理工作籌備委員會,
《茗山自傳‧年譜》。初版。江蘇省南京市:金陵刻經處,2003。頁 178 ~ 244 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