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山佛學院

焦山定慧寺自古參禪念佛、研究佛學、講經說法,素有「教下」之稱。清末民初,太虛大師主張改革僧伽制度,打破陳規,革除舊習,以寺廟財産培養僧材,興辦佛教院校。定慧寺智光法師曾與太虛大師在南京祇洹精舍同學,積極響應其號召,1934 年接任定慧寺住持後,即創辦焦山佛學院,將寺內海雲堂和禪堂前後辟爲院址,吸收有一定佛學與國學基礎之青年僧伽 40 名,設佛學與國學、史地、算術等學科。聘請雪煩、東初、玉泉、雲開、覺民、曼陀諸法師任教,幷請雪煩法師任佛學院教務主任。 1936 年又聘錢又東先生教授國文與法學。學僧除聽課、自修、作業外,還參加定慧寺早晚功課,誦華嚴經,打佛七,出坡勞動。與此同時又組織定慧寺禪堂數十名青年僧衆在堅持禪淨之餘,每日聽課兩次,一爲普通佛學,一爲文學或常識,是爲乙班,前者稱甲班。智光法師力圖使定慧寺與佛學院形成「叢林學院化,學院叢林化」的新局面。

1936 年夏,太虛大師曾來作「人生的佛學」講學,幷在華嚴閣舉行僧教育座談會。

1937 年初,甲班學僧畢業。下半年,抗日戰爭全面爆發。「八‧一三」滬戰發生後,鎮江縣政府舉辦僧衆救護訓練班,乙班學員奉命參加學習,歷時一月後,赴傷病醫院護理傷兵,當形勢愈益緊張時,乃將乙班學員作畢業處理。同年 12 月 8 日,侵華日軍侵占鎮江,對焦山狂轟濫炸,全部院舍、圖書、設備慘遭焚毀,損失甚巨。佛學院停辦兩年多,經雪煩法師整修殿堂,建造海雲樓,于1940 年初恢復,招收學僧60名,按其實際水平分設甲乙兩班,聘請仁山、雨曇、明性、圓湛、楞鏡諸法師來院授課。1942 年底經考試審查,甲班 28 名成績優异者畢業。

佛學院在完成培植兩届學僧的基礎上,認真總結經驗,幷吸取閩南佛學院、武昌佛學院之長,研製了一套全面、系統之辦學計劃。擬以 8 年時間同分三階段,完成僧材的系統教育。

第一階段爲預科,時間兩年,以佛學、國學、史地、數學、常識爲必修科。第一年五乘共教,佛學內容力阿彌陀經、大乘本生心地觀經;沙彌律儀;發菩提心文、發菩提心論、華嚴原人論、佛學概論、五蘊論、百法明門論等。第二年三乘共教,佛學內容力八大人覺經、四十二章經、佛遺教經、維摩詰所說經、般若波羅密多心經;四分律、菩薩戒經;小乘佛學概論、异部宗輪論、大乘起信論、佛乘宗要論、八識規矩頌、因明入正理論、俱舍論等。

第二階段為正科,學程三年,以佛學、國學、數學、史地、理化爲必修課,美術、音樂、醫學、外語爲選修課。佛學內容,第一年大乘法相法性學,有《楞伽經》、《解深密經》、《金剛經》、《如來藏經》、禪宗學等;《瑜伽菩薩戒本》,《二十唯識論》、《三十唯識論》、《成唯識論》、《攝大乘論》;《辯中邊論》、《觀所緣緣論》、《法苑義林‧唯識章》、《三論玄義》、《百論》、《十二門論》、法海標準等。第二年大乘行果學,有《華嚴經‧普賢行願品》、《圓覺經》、《華嚴五教儀》、《法華四教儀》;《梵綱經》;《大乘莊嚴論》、《涅槃論》、《十地論》、《法華論》、《淨土論》等。第三年總集大乘,專習大乘經論,對各宗教理分齊觀行系統比較,爲入研究科作準備。

第三階段爲研究科,學程三年,對俱舍阿含學、法相唯識學、法性般若學、法界顯密學、教乘次第學、教宗歷史學,六大綱領進行系統之研究(因限于經費,此科未辦)。

1943年初,佛學院分設預科、正科兩個班級,將1937年、 1942年兩届畢業班,稱之爲第一届、第二届預科,正科班學僧除吸收本院畢業之預科學僧外,又對外招收具備入學條件之學僧十餘人。佛學院除有雪煩、東初、現月、明性、雨曇、圓湛、望亭等法師任教外,還特聘佛教界高僧、大德莅院講課,曾請仁山大師講授華嚴普賢行願品一月,請守培老法師講佛學逾月,請南亭法師講授圓覺經全部。同時還請有數名學者教授國文、數學、法律、史地、物理、外語等課。

辛亥革命後,有廟産興學之說,社會輿論亦常譏僧衆不事生産,乃衣架飯囊之徒。爲延續慧命,永燃佛燈,佛學院認爲應給予學僧工農業生産知識,培養其從事工農生産之能力,使其具備自食其力之條件,特設學僧生産工藝部,下分染織、農務兩組。染織組備有鐵機 6 台,聘有技師,指導學僧設計花色,配置顔料、攀經、套扣、穿梭、修理機器。凡報名參加染織組之學僧,每天以 4 小時從事學藝。農務組在本山開闢可以耕種之荒地 0 . 67 公頃,作爲學僧農場,種植棉花、大豆、山芋、蔬菜等農作物,除參加染織之學僧,均編成若干務農小組,分配至田頭耕作。

爲弘揚佛法利益人群,佛學院辦有 3 所義務小學,兩所設于連山東洲即和尚洲(今之江心洲),一所設于本山,其設備、課程設置,均按地方政府規定辦理。焦山私立東洲第一義務小學,創辦于抗戰前,有學生 100 多人,東洲第二義務小學創辦于1943年,有學生 80 餘人,第三義務小學設在本山,吸收焦山居民之子女 10 餘人入學。 3 所小學除第一義務小學是聘請社會人士任教,其餘兩所學校之教師均由本院已畢業之學僧擔任, 3 所學校之經費,全由焦山定慧寺及十小庵承擔。

佛學院還創辦有佛學月刊《中流》,初爲油印旬刊,僅供院內師生發表學佛心得,1942 年 4 月改爲鉛印月刊,刊有佛教經律論解釋,佛學研究論文,外國佛學論著,佛教古迹文物介紹,國內外佛學活動等。除各地佛教徒訂閱外,幷與國內各大叢林及日本、東南亞佛教界刊物交流。

1946 年,佛學院受全國佛教整理委員會之託,舉辦全國佛教會務人員訓練班,歷時兩月,是年夏,太虛大師親臨焦山,主持訓練班結業典禮,幷作開示。 《中流》月刊爲此出版專刊。

1946 年 8 月,佛學院聘請茗山法師任教務主任,延請現月、惠莊、紹宗、明性、圓湛諸法師及夏澹人先生授課,招收學僧40人連同上届正科留校 6 人,共計 46 名學僧,講授《戒律綱要》、《唯識二十論》、《原人論》及國文、史地等。至 1948 年底,因解放戰爭之故,佛學院停辦。

焦山佛學院院長,均由定慧寺在職住持兼任,初爲智光法師,繼由靜嚴、雪煩、東初、圓湛等法師擔任。佛學院的經費,主要由定慧寺承擔,焦山各小庵有少量資助。

焦山佛學院自1934年至1948年,共辦預科班三屆(五個班),正科兩屆(兩個班),培育學僧近 300 人。學僧畢業後,多數充任各寺院監院、住持,其中有成爲世界著名高僧者,如現任國際佛教促進會會長、世界佛教徒聯誼會副會長、臺灣佛光山開山始祖星雲法師,美國紐約仁俊法師、夏威夷虛雲寺住持知定法師、澳大利亞悉尼觀音寺方丈法宗法師、新加坡菩提閣松年法師;香港大嶼山寶蓮寺前任方丈聖一法師、鹿野苑住持達道法師;臺灣金山分院悟一法師、南山放生寺蓮航法師;蘇州寒山寺性空法師及本寺住持茗山等均系焦山佛學院畢業生。

焦山佛孛院已停辦多年,今住持茗山法師正積極籌備恢復佛學院,現已建成教學大樓,佛學院之恢復指日可待。



(文獻摘錄自:江蘇省《焦山志》編纂委員會編,
《焦山志》。初版。北京:方志出版社,1999。頁91~96。)